富平家政
家政客户信箱
在线客服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安贞店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海淀店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崇文店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东直门店
富平家政联系方式
客户服务:
400-688-1330
投诉专线:
栾经理13611047569
微信:

“漂”在病房的护工:全年无休是常态 最怕雇主

来源:富平家政    时间:2018-09-19 14:03    点击次数:
来源: 工人日报
 
这是一份全天24小时待命、没有休息日的工作;他们成天忙碌于医院、敬老院等地方;他们没有无影灯下的起死回生术,也不懂“望闻问切”中的玄机;他们不是正式职工,却又是医院的一个重要群体;他们常常被人忽视,病人家属却又离不开他们;他们陪护在病床前,给予病人连子女都难随时付出的关爱……日前,《工人日报》记者走近护工群体,探访他们的工作和生活状态。

全年无休是工作常态

凌晨1点多,福建医大附一医院住院部胃肠二区的走廊内空无一人,充斥着消毒水气味的病房中,呼吸声此起彼伏。

一阵急促喘息声传来,守在重症监护病房内的护工韩国生在半梦半醒中听见后,迅速来到病人身边,熟练地翻身、扣背、祛痰……一套娴熟的动作下来,病人皱起的眉头渐渐舒展。

这一周,韩国生值夜班,要从晚7点一直工作到次日上午7点。这样的日子,他已经坚持了6年多。2013年,从老家江苏淮安来到福州后,韩国生每天的生活就变成三点一线:病房、医院食堂和租在医院附近的“家”。除了春节回趟老家,全年无休是他工作的常态。他每天在医院里做的事情就是给病人喂饭、洗漱、擦澡、拍背、处理大小便等。

每周三、周五是这个病区的开刀日,也是韩国生等护工们最忙的时间。他们要推送需要开刀的病人到手术室,帮助病情相对稳定的病人迁床,把刚动完手术回来的病人送到重症监护病房观察。每逢这个时候,当班的护工们一刻不得闲,不停地在病房外几十米长的走廊中来回穿梭。这样的一个白班下来,每天手机上的计步都要超过3万步。“好在负责这层病区的8个护工都是淮安老乡,能相互照应、帮衬。”

脑梗、气切、偏瘫的卧床病人,是赵玉梅主要的陪护对象,其中最费精力的当属脑神经受创的病人。胃管、尿管、引流管、氧气管、输液管……深夜里,为了防止躁动难受的病人不自觉拔管,赵玉梅只能目不转睛地守护在旁。“他们控制不了自己,我只能整晚不睡,扶着病人的手。”虽有好心的家属常在上半夜替换她照看,但赵玉梅的眼中仍布满了血丝,“就盼着能眯一小会儿,哪怕三五分钟都行。”

赵玉梅睡觉的地方是由两个凳子和一块半米宽左右的木板搭成的,晚上搭在病房里,白天收起来搬到储物间。“在木板上面放床被子,一边垫着,一边盖在身上,就不会觉得冷了。我今年从老家带了一个熟人过来,她跟着我做了不到5天,觉得又脏又累太辛苦,就走了。”
 

最怕雇主故意刁难

早在1998年,来自三明建宁的刘秀升就入了护工这行。在泉州鲤城区的福建医大附二医院里,她做护工已经7年多时间,但每当有人问起自己的工作,她总是含糊回答说,“在外做点小生意”。刘秀升并不想故意撒谎,只是身边不少人对护工指指点点,让她很难堪。

说起自己的经历,刘秀升苦笑:“我的大儿子在读大学,女儿在读高中,孩子们上学、吃饭、穿衣都需要花钱,家里还有80多岁的婆婆要供养,老公在外打工挣钱也只能维持一部分家用,其他方面就得靠我了……”

林文虎、林金云夫妻十几年来都以做护工为生。“我们做这份工作不怕苦,不怕累,就怕雇主故意刁难。吃个饭被抱怨时间太长,接个电话被抱怨耽误了病人康复,晚上趁病人睡着打个盹儿,又被家属抱怨不顾病人死活。”诸如此类怨言,起初让林金云心里很难受,为此还悄悄哭过,虽然一直在自我解压,但这些年她心里从未轻松过。

“护工毕竟是服务行业嘛,讲的是态度和质量,病人和家属撒撒气心里舒服了,我们才好接着做事。”林文虎经常这般劝慰爱人和身边的同行。

有人坚守有人转行

护工这个行当,有人选择坚守,也有人决定转行,杨秀琴属于后者。
 

在福州鼓楼区西洪小区一幢老式楼房底楼的中介公司里,杨秀琴坐在一个七八平方米小房间的角落里,静静地等待着面试。
 

这是一家开了3年多的家政中介,除了日常家政业务之外,也向附近的几家医院输送护工。不过,杨秀琴这一次来,应聘的岗位不是护工,而是保姆。7年前,她从四川来榕的第一份工作就是护工,“那几年,天天住医院,好几家医院都呆过。”
 

前年,还在福州总医院做护工的杨秀琴照顾过一位老人,“因为照顾的时间长了,和她熟了,和她家里人也熟了,老人出院了,让我跟过去接着照料”。这一照料就是一年多。
 

等再次回到医院时,杨秀琴对护工这份活已有些不习惯了。“很累,几乎是24小时待命。之前还想过当月嫂呢,但已经48岁了,年纪不允许啊。”

如今选择当保姆,也是无奈之举,因为杨秀琴明白,一旦脱离医院和病床,自己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不愁订单,取而代之的是每一次接活都必须自谋出路。但即使如此,她还是转行了。